常憶念佛 花開見佛

憶念佛花開見佛心得報告 

 

佛子  興西  學佛的心路歷程與體究心得

 


 

末學在尚未學佛以前,是一個無神論者。

依稀記得,當年阿公往生的時候,親戚們要求我們要

幫忙念佛號助念,

末學還很不屑地說:「都什麼時代了,還信這些!」

回想起來真是慚愧,無明障道。

事隔一年,阿嬤也往生了。往生前,有一次我去加護

病房看她,

只見阿嬤全身腫脹,插滿各種管子。唯一可以看見生

命跡象的,只有她一起一伏的呼吸而已。

那一幕,令我難忘。也引發我深深的疑問­――生命究竟

是什麼?

那年,我二十六歲。

回憶過往,大概從十幾歲起,各種關於人生真理的疑問

就不停浮上心頭。

我總在想:

「什麼才是真理?」

「人為何會有情感與情緒?」

「人生到底是要來做什麼的?」

種種疑問,不斷煎熬著我。

所以,念中學時,導師說我是個「多愁善感」的人,

話也不多。

因為我無法想像:有什麼會比能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更迫切的事。

就這樣,關於人生是非對錯的掙扎,

就像上帝與魔鬼在心裡搏鬥,日以繼夜。這樣的苦,

無法向人訴說。

2006年二月,我一個人去了一趟印度。

那時的心境很複雜:工作上順利升遷,對生活也沒有太

大的不滿。

但總覺得,人生應該不是只有這樣:結婚生子,生老

病死。

去印度旅行,主要的目的是去德蕾莎修女所創辦的「垂死

之家」體驗志工的生活。

當時每天的工作就是:幫病人洗澡、洗衣服,           
 

抱他們去上廁所,餵他們吃飯、吃藥。或者,什麼也不做

地坐在床邊,

握著他們的手,陪著他們走完這一生的最後一刻。

在那裡,死亡如此接近,生命卻因此清晰。

在那裡的生活,我沒有名字、沒有頭銜;

也沒有急於要完成的工作,也沒有任何應當盡的義務。

一切的一切,是如此的簡單和喜悅。

雖然這裡的空氣很髒,連呼吸時喉嚨都會隱隱作痛;

食物和水都不乾淨,吃完一定會拉肚子好幾天。

但就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,本著來這趟就是要幫助他人的

心念,一一克服身心的障礙。

那時我充分體悟到:原來人的一生,真正需要的東西並不

太多。

同年七月,我辭去了原本忙碌的工作。

一日,在書局閒逛的時候,偶然翻閱到有關於佛法對人生

的開示,讀著讀著,頓時才醒悟到:

原來我以前所認為一切正確的觀念,其實並非如此。

當下感到非常難過,眼淚不禁汩汩而出。

爾後,末學就開始藉由閱讀接觸佛法。

當時書裡有一句:「同情他人而不付出行動,並非真正的

慈悲。」

這對我的衝擊很大,因我自認是個深具悲心的人,但我反

思一會兒,發現一個事實:

大部分的時間,我其實都在想著關於自己的事情。

雖然我此刻知道他人正在受苦,但我沒有付出行動,就不

是真正的慈悲。

於是乎,我便發心到桃園榮民醫院的安寧病房當志工,

因而有緣開始學習「憶佛念佛」法門。

猶記得剛開始學憶佛的第三天,我坐在公車上,憶著憶

著,內心突然覺得好難過,很想哭,卻又不知為何。

後來才知道,這是發自內心懺悔的緣故。

學習約一、兩個月後,因為有一點定境的狀況出現,

經師姐轉告老師,才正式展開與恩師的學法因緣。

記得一開始每次去上課時,大眾在唱讚佛偈和彌陀聖號

時,總是沒來由地淚如雨下,

不能自己,想放聲大哭卻又怕驚擾大眾。
 

那時有強烈的感覺是:

阿彌陀佛就是我真正的父親,極樂世界才是自己真正的

家。

我好想回家,好想回家,好想回家。一念至此,淚又泉湧

而出。

至此深信,這一切冥冥中自有因緣,否則怎會經常沒來由

地落淚?

在恩師座下修學半年後,開始體究心性。

過程中,曾一度連著一個多月睡也睡不好,

上班像在打迷糊仗,身心俱疲。

參了一年多,因緣不具足,並無結果。

失望之餘,恩師囑咐我回來繼續憶佛,要我把行門功夫扎

穩。

坦白說,當時心裡很受傷,覺得自己真是個沒用的人,

開始懷疑自己真的能夠開悟嗎?

再加上當時又因為辭去了工作,生活拮据,一時煩惱俱

起,可是轉個念又想:

我要對佛法有信心,否則怎麼能稱為佛

弟子?

於是乎,謹遵照恩師的囑咐,絕不放棄,

盡一切可能在各種干擾、病苦、煩亂中安住,繼續常憶念

佛,功夫照做。

果然,佛菩薩護念,

一個多月後末學就在台北找到工作,而且與恩師的辦公室

相距不遠,

恩師便叫我每週五來台北上課,繼續體究。

由於這段期間工作異常忙碌,自知沒有多餘時間可以用

功,便自我提醒要隨時把憶佛的念帶著。


工作忙,想阿彌陀佛。
生病了,想阿彌陀佛。
被老闆念,想阿彌陀佛。
學生不聽話,想阿彌陀佛。
被家長抱怨,想阿彌陀佛。

雖然偶爾還是會被境轉,

但我自己很清楚,每天的生活還是要以憶佛為主。

就這樣,三年過去了。

這段期間偶爾有一些境界,但末學也不想管它,心想繼續

用功便是。

有一天,恩師在上課中,突然問大眾一個問題:「學佛是

為了什麼?」

劈頭第一個就問到末學。

末學心裡頓了一下,不太有把握,回恩師說:「成佛。」

爾後,就常在去上課的途中自我激勵一番:

有一天我也會成佛,我的名號也是「阿彌陀佛」。

當我如是想的時候,心中就感到無限的希望。

又有一天,在路上見到一名中年婦人,推著他的女兒在賣

口香糖。

一看便知那孩子是智力受損的人,剎那間,我好難過,卻

也感到無力。

我邊走回家邊落淚,那時我就問自己:

「你什麼時候才要成佛啊?眾生的苦何時才結束啊?」

當我如是想的時候,我就提醒自己要用功。

今年的三月到六月初,工作也是非常繁重,幾乎也都沒有

休假,也都無法去共修,

但末學仍提醒自己要下功夫,保持覺察。

六月中,學生考完基測,頓時身心放鬆。

一日,在家看書,突然感到心念蕩然,

憶念起恩師的慈悲,恭敬心油然而生,

很想見見恩師,在家躊躇了兩日,才去恩師的辦公室。

一見到恩師,末學便下跪頂禮,眼角泛著淚。

恩師很慈悲地問我的近況,我也答不上來,只說最近幾個

月,常常憶佛的念提不起來,

但因工作忙也沒刻意去管它,

只管安住在泯然無相,平等不二當中。

恩師又問:「最近對哪一句話最有感應?」

末學便回:「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。」

恩師一聽,便善巧施設,給予一些悟入的善巧提點。

剎那間,了知自己的本來面目。真心果真不假外求。

恩師說:「此即是《楞嚴經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》所開

示的

『憶佛念佛,不假方便,自得心開』

明真心的圓頓淨土法門,爾後將在此間開展。」

恩師為末學安心竟,

末學一時念及五年多來的體究辛勞,化為淚水潰堤而出。

待末學心情平穩後,恩師囑咐我禮謝諸佛菩薩的護念,

並將體究佛性的公案帶著,用心體究。

隔數日的早上,末學帶著體究的疑情走在街上。

體究什麼是「百花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。」

又什麼是「於心無境,於境無心。」走著走著,眼前一看,

一念相應自己的心,本無一物,卻又了了分明。

忽然了悟:一切境界,唯心所現。

過去生生世世,因一念分別境界,故有生死輪轉;

忽然了達,恩師往日所說的:

「即相離相、不取不捨、體用不二、智悲雙運」的真實

義。

當下在大街上又是淚如泉湧,

哭得痛徹心扉,好像要把五臟六腑都哭出來的感覺。

心定下後,末學便直奔恩師的辦公室,把剛剛的體悟如實

稟告。

恩師很謹慎,詰問再三,才予以肯定,

並要末學在生活日用當中多所體會、確認、熟悉。

此後,末學觀覽以往所讀一切經典,豁然開朗通達。

過去二十年來,對生命真相的所有疑惑,頓時煙消雲散。

幾個月以來,日常生活中,

也能時時充分體驗何謂分別煩惱不得現行與智慧充滿的正

受,

原來生命是可以如此地解脫與瀟灑。

如今雖身在娑婆,但卻有如在極樂世界般,

每天充滿法喜自在。末學這時不禁內心讚嘆:

這才是真正的人間淨土,真正的圓頓淨土修行法門。

然反觀一切眾生,

尚在苦惱慾海之中不能頓出,末學實在不忍只有自己得解

脫;

又看到現今佛教教界內彼此諍訟不斷,眼看聖教將衰,

眾生有如陷入迷茫夜海輪迴中永無出期,內心真有如刀割

般心痛。

末學每次看《涅槃經》的這一段,都會痛哭一番:



爾時,世尊於師子座以真金手卻身所著僧伽梨衣,

顯出紫磨黃金師子胸臆,普示大眾,告言:

「汝等一切天人大眾,應當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……告諸大眾:

「當知如來為汝等故,累劫勤苦,截身手足,盡修一切難

行、苦行,

大悲本願於此五濁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得此金剛不壞

紫磨色身,

具足三十二相、八十種好,無量光明,普照一切,見形遇

光,無不解脫。」

佛復告諸大眾:「佛出世難如優曇花,希有難見。

汝等大眾,最後遇我,為於此身不生空過。

我以本誓願力,生此穢土,化緣周畢,今欲涅槃。

汝等以至誠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,

汝當修習如是清淨之業,於未來世得此果報。」

爾時,世尊如是三反,慇懃三告,

以真金身示諸大眾。即從七寶師子大床,

上昇虛空高一多羅樹,一反告言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大眾,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如是展轉,高七多羅樹,七反告言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大眾,應當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從空中下坐師子床,復告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爾時,世尊從師子床復昇虛空,高一多羅樹,

復告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如是展轉,高七多羅樹,七反告言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大眾,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從空中下坐師子床,復告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爾時,世尊從師子床復昇虛空,高一多羅樹,

復告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如是展轉,高七多羅樹,七反告言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從空中下坐師子床,復告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紫磨黃金色身。」

爾時,世尊顯出如來紫磨黃金色身,普示大眾,如是三

反,

上昇虛空,高七多羅樹;三反從空中下,坐師子床;如是

慇懃二十四反,

告諸大眾:

「我欲涅槃,汝等深心看我金剛堅固不壞、紫磨黃金無畏

色身,

如優曇花難可值遇。汝等當知,我欲涅槃。

汝等應當以至誠心,看我紫磨黃金色身,

如熱渴人遇清冷水,飲之令飽,無復餘念;汝等大眾,亦

復如是。

我欲涅槃,汝等大眾,應當深心瞻仰,

為是最後見於如來,自此見已,無復再睹。



想到世尊如此殷勤告誡、叮嚀,猶如慈母。

一日思惟,欲報佛恩、師恩、父母恩、眾生恩,

除了仿效諸佛菩薩慈悲度生外,末學實在也想不到其他的

報恩方式,

故於此立下殷重誓願。

末學發願:

第一大願:願生生世世在此娑婆世界,弘揚、護持大乘圓

頓淨土法門,

期間若有人發心弘揚此法門,我則護持;

若無人發心,我則嗣其法脈,不令斷絕,

直至末法法滅盡時,乃至究竟成佛。

第二大願:願我盡未來際一切劫數行菩薩道時,十方世

界,

若其中有一眾生發願志求圓頓淨土法門乃至阿耨多羅三藐

三菩提,

我則慈悲護念,教化成熟,令其早入如來之家。

第三大願:願十方三世一切與我有緣的眾生,

無論曾見我、念我,乃至知我名者,

我當廣設方便,令其得以聽聞佛法,教化成熟,皆悉導歸

極樂世界。

末學在此懇請諸位菩薩、護法們,皆能隨喜末學的願力,

誓作蓮花國裡人,常隨佛學妙法門,自利利他無有盡,無

上佛道皆悉成。



南無阿彌陀佛 佛子 興西合十 101 09 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