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憶念佛 花開見佛

憶念佛花開見佛心得報告 

 

 

佛子 欣西心開見佛報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

一、參與懿蓮共修之因緣

   在馬公台東衛里海天佛剎,拿到這一本念佛三眛摸象記解行法要,研讀之後,心奡N一直很希望能夠透過桃園懿蓮念佛會的吳師姐幫忙,是否能以電話和一西老師聯絡?在吳師姐協助下,老師很慈悲把他家中電話號碼留給我。和老師聯絡過程中,我的內心很誠懇,不敢怠慢,自己念佛遇上瓶頸已久,在諸佛菩薩幫忙之下遇上老師,向老師學習憶佛念佛法門,讓我又展開學佛另一個旅程。

 

二、學習常憶念佛

   我因住澎湖,當面請老師指導非常不容易,大部分時間都是用電話和老師交談,拿到念佛三眛摸象記,把自己從以前心想佛和心念佛做了一個很大轉折與改變。以前「心想佛和心念佛,還要把阿彌陀佛四字洪名想得很清楚,念得很清楚。」整天下來還是很疲倦,因為不夠得力都是意識心在想佛。現在我把常憶念佛這個「念」,印在心中,時時刻刻看住著這個「念」。一段時間之後很適應,比以前更輕鬆,更不用費力,在讀經、寫字、工作和禮佛拜佛,往內反觀,看住這個「念」,把這個心想佛的「念」放在胸口處,又不斷往內攝心,即念反觀。那個念很清楚,身心很清淨,對週遭人事物比較不在意。一段時間之後,我向老師報告,在常憶念佛過程中,不停鍛鍊和應用,除了時間能夠加長之外,體力上沒有什麼消耗而且很攝心,明顯有進步。

 

三、體究念佛初嘗試

    老師開始叫我在憶佛時把「什麼是真心?」或「什麼是真我?」這一念放在心堙A自然會有「不假方便」之因緣。剛開始嘗試時,幾乎都落在意識上。但有一次機緣,在一切外塵法之虛幻上,起了較深入之體驗及見解。老師當面告訴我:「這個還不是開悟。」過幾天之後,要到土城承天寺參加佛七,路過中拜訪老師,當面請老師指導,不要說體究念佛、連老師要試試我的見地究竟如何?即一問三不知,不要說回答,連聽都聽不懂,心堳鳦Жe;但老師已了解我的修行落處,即花了二個鐘頭,耐心為我解說「般若正知之綱要」,並說這是心開見佛之基本知見,但說真的,此時心堣S想過「念佛心謝」已很久,是不是繼續憶念佛就算了吧!不過想一想又很不甘心,花開見佛之因緣可遇不可求,有能力指導明心見性之明眼善知識難得,明明在前,不可放過,於是心就安定下來了。

 

   在佛七期間,帶著體究的一念,在佛七念佛當中也沒有辦法捨離-什麼是真心?在經行中常常妄想著會不會是出離我的身體,讓我看到?會不會在我止静的時候飛出來?若是能夠在佛七期間與真心會一會面,這一次佛七也算是成功。

 

四、於動作處,見寂滅法

   佛七結束之後,好像也一無所得,到電話亭拿起電話筒,再次向老師報告一些心得,老師聽了一會兒,就直接告訴我:「那還不是真心。」在失望灰心之餘,老師卻在電話中,提了一句很重要的關鍵句子:「於動作處,見寂滅法。」雖然在電話中聽來不是很懂,不過卻也把這句話記住(後來果然有了入處),心堣@直想,難得遇上老師的指導,再辛苦也要撑過去,自己要突破瓶頸,那裡有這麼簡單!學佛到今天,自己幾兩重、心堳亄M楚,也騙不了人。參訪善知識目的不是希望自己更上一層樓、由事修入於理持嗎?

 

   我一直不斷鼓勵自己增加信心,有機會一定到桃園懿蓮念佛上課、佛七結束之後回澎湖,更要好好加強憶佛念佛功夫,不管真心能明否?或遇上修行困境都不可以退縮,或許我是軍職人員的關係,很快的把這種不安情緒穩定下來,讓自己處於一種備戰狀態之下,又隨時隨地提高警覺,處心積慮,微心觀照,努力憶佛不懈。

 

   回到澎湖家中把課誦、念佛拜佛、持咒、經行的時間略作調適,不管動靜、時時刻刻專注在胸口這一念、觀照與憶佛交互應用。雖然不是很得力,但是在憶佛中所有面對一切週遭人事物很清楚,心地也不散亂,幾天過後,妄想意識也比較少,然而提起「甚麼是不生不滅真心?」一下子又掉到無底深淵,心裡有一種挫折,但是憶佛卻鍥而不捨,雖然在種種疑情籠罩之下,令我不知所措,可是憶佛這個「念」我可是抓的緊緊的,片刻不捨。再過三十天之後,下班回到家中,感覺上我的精神好像出狀況,怎麼會把百法明門論和念佛三昧摸象記放到冰箱裡?要把鍋蓋拿去掛在衣架上?若是一直這樣下去,不知道要不要緊?不知道要不要去看醫師?或著…?在擔心和猶豫之下,不妨請問老師是不是可以再繼續體究念佛。

 

   老師告訴我,這是正常的好現象,是「見山不是山」。在電話中不斷向我分析:能所不二、身心兩忘、心佛一如等一些正見。聽到這些之後,心裡寬慰許多,本來想放棄,想不到正是得力時候,既然沒有關係,那就繼續憶佛。除了白天工作、晚上加班之外,晚上回到家中有稍許疲倦,沒有甚麼體力和精神,再去胡思亂想,持咒;經行繞佛四五回之後,不斷往內攝心,看往胸口憶佛這一「念」,更不斷憶佛。在寂靜當下,我第一次發現到「祂」的存在,確實不曾捨離。一大早凌晨四點多左右,起床穿衣服,刷牙洗臉,拜佛的時候,「祂」很明顯的一次又一次的出現,我不敢確定。工作中打電話問老師報告這個過程,老師說:「你與不生不滅如來藏、清淨心相應,心佛開顯,這正是與真心相應。隨緣應務,不離本心。請在日常生活當中,多多去體會祂。」

 

五、體究佛性

   過了幾天之後,開始將「如何是佛性?」的一念,深植心中,平時還是憶念著佛。有一次在晚課之餘,再向老師請教,不問還好,一問之下被老師反問過來,又掉到無底深淵,怎麼一下子,又要我在六根門頭用眼去見佛性,這眼看出去,不是又有能、所之分嗎?有分別怎能達到身心兩忘呢?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?體究明心不是明明不起分別、身心兩忘,參佛性也應當如此,不是嗎?

 

   隔天再問老師,老師又告訴我:「六根門頭祖師意,直悟去,眼根最利。」另也可以體究:『「日高花影重,風暖鳥聲脆』之公案。」反正我也不管,老師的叮嚀,我就照著做,多利用時間經行,利用公園散步,除了看住胸口這一「念」,時時刻刻即念反觀,甚麼是佛性?甚麼是阿彌陀佛?不經行還好,越經行疑惑越大,明心不是六根對六塵不可以有分別嗎?怎麼六根對緣歷境會見佛性呢?心裡困擾愈來愈大,愈來愈疑惑,這個疑情在我的內心裡起了很大的爭執,內心交戰久久不息,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?疑團一起,很不甘心,又是徹夜難眠。

 

   隔天下班,利用時間到馬公春暉園經行憶佛,經行中除了憶佛,又即念反觀甚麼是佛性?甚麼是眼見佛性?甚麼是六根門頭祖師意?直悟去!疑團一起,口中念念自語,甚麼是對緣歷境,外緣內攝均等?經行想著想著,反正也弄不清楚,自己也沒有辦法釐清,心裡紛擾掙扎不已。唉!不妨全部通通放下,讓自己心地保持清明,在公園裡好好散心就好,甚麼都不要再去管它。除了散心之外,走在公園裡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,繞著小路慢慢的走,走著走著,胸口中突然一頓,佛性不都是在眼前嗎?阿彌陀佛也不都是在眼前嗎?晚上趕快向老師報告,老師還是要我再繼續前進,我也很乾脆也照著做。

 

六、勝妙五塵境之體驗

   隔天一大早,除了誦經,持咒還是把重心放在經行,「甚麼是佛性?」的一念,也把它帶著,經行中不斷憶念,不斷繞佛,經行繞佛三、四回之後,往地一看,眼前一念,佛性不都在自己眼前嗎?阿彌陀佛不都在這裡嗎?當時之下,心裡持續不斷一陣一陣難過,心裡動容,悲從心起,極樂世界之菩提樹,八功德水,七寶行樹,衆鳥說法,風吹寶樹,不就在眼前嗎?只不過一念無知,障住自己,不能親見勝妙之本性。工作之餘再向老師報告整個過程,老師說:我是見「聖」邊,還不到「凡聖」不二之時節,要我繼續往前走,並儘可能參加懿蓮五月十三日之超度祖先「地藏超度法會暨佛一」。我即欣然應諾,並要我悟後要寫報告,給我法名欣西。在法會當日,有一兩次再向老師請法,但均不得要領,老師要我不必急,可提起「百花叢裡過、片葉不沾身」之語句再試。

 

七、鈴聲、噹聲,聲聲見無生

   五月十四日搭飛機回澎湖,在機場等機時,憶佛經行約兩個多小時,漸漸入於行而無行之中,回到澎湖做晚課誦時,沒有特別注意什麼,佛堂外之海風聲及鈴噹聲,突然一念、一念相應,猶如泉湧,所有見性之公案一時貫通,「日高花影重,風暖鳥聲脆」、「百花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」及「呼叫小玉原無事,只要檀郎認得聲」原來只是一個公案,六根都一樣。唉!這才是見「性」悟無生,並於是日晚上於電話中向老師報告並經眼見、耳見之過程與見地。

 

八、悟後心得與願力

   七年餘來,以「心」念佛、想佛,到今天學習「常憶念佛」,在行門上一個很大的轉折,就是「鍥而不捨、不停鍛鍊即念反觀之功夫,內心很誠懇學習,不怕辛苦;在體究念佛過程中遇上挫折,雖然身心備受煎熬,我的心裡就是一直不放棄,不斷鼓勵自己增加信心,要親見自己真心本性,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」古來修道者,千山萬水遍訪明眼的「善知識」,尋求花開見佛悟無生,其目的也不都在此嗎?

 

   內心裡一直很感謝老師這一段期間教導,不怕我時時刻刻用電話干擾,很有耐性一一回答及指引方向,讓我又能夠再一次從逆境中勇往直前!感謝 阿彌陀佛!感謝 觀音菩薩,感謝 諸佛菩薩。

 

   願我學習像 佛菩薩一樣,能方便善巧攝受一切有緣念佛人,都得用心憶佛,花開見佛,親見自性彌陀,享受大乘法樂!修學常憶念佛,自在解脫之極樂世界修行方法;常憶念佛,即念反觀。太棒了!各位蓮友們,歡迎「試一試、便知道」,箇中奧妙!本文蒙師題偈曰:「著衣忘所知,清口揚古路,鈴聲不循聲,紛然悟無生。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無阿彌陀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佛子 欣西 敬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民國九十五年五月十六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