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憶念佛 花開見佛

憶念佛花開見佛心得報告 

 

 

佛子 直西心開見佛報告

 

在廣老師父座下出「世俗家」,相隔了二十六年,在

一西老師教導下出「煩惱塵勞家」,二次因緣相類似,都

是無心插柳,柳成蔭。

 

一、出家因緣

 

出家前,我的早晚定課是做瑜珈和靜坐,經過了四年,

少有間斷,認為可以行持一生。當時聞說廣老師父是台灣

禪坐第一把交椅。有一天,突發奇想,去承天寺請教師

父,只是懵懵懂懂而去。其實我尚未接觸佛教,結果就留

下來落髮出家,飽受佛恩、師長恩及施主恩,在佛門中成

長。

 

二、回台參學前的助緣

 

此次回台灣,到懿蓮念佛會聆聽一西老師的授課,是受

美國彌陀學會大師兄的鼓勵,起先無意於此行。因我學常

憶念佛四年多,一直認為最終目的在於求生西方,對於參

學未曾想過,只當如此行持常憶念佛至純熟,應有份往生

極樂國。雖然沒有十足把握,但只能隨因緣,盡力而為

了。


 

大師兄送來老師的書,而且建議:「你看了後,去參

學,一切費用由我付。」我大略看了,不是甚懂,就將參

學,置之一旁。隔了大約三個月和住在佛羅里達州有位居

士,在電話中談起這些書,於是寄念佛圓通章和念佛三昧

解行法要給她。她看後即向我說:「這書是致力於行門的

人寫的。念佛要得力,應從『有相』轉入『無相』,她突

破了心理障礙,很高興!」正其時,我也感受到下功夫的

力量。老師在書中描述學員們每天憶佛十六小時以上,而

起慚愧心,硬熬在打座上延長念佛時間,功不唐捐,產生

信心,參學才成行。

 
 

三、回台後之參學過程
 

在台時,在桃園懿蓮上三次課,埔心佛恩寺上二次課,

短短的三星期,因薰染故,結下了邁向菩薩道的因緣。

 

老師的親和力、慈悲及學員們的向心力、尊師重道,確

實力行上敬下和、無我無私,凝聚融合成菩薩家族。當第

一天上課時,直覺上就想親近老師,其講課的內容、方式

及主導力吸引著我。在上成唯識論課時,提出想再留台,

參與共修的意見,邱師姐即呼應,供給我房子住;老師

說:「並需供給生活費。」住在那裡雖僅三週,受師姐們

的幫忙、照顧和分享修行的經驗。我稱她們是火焰上的紅

蓮,此乃菩薩們無我無私布施之行徑。

 

懿蓮道場雖不大,但他們不求名、不求利,老老實實的

修行,力求讓了義正法久住,和發願求生西方心切,真是

名符其實「山不在高,有覺仙則靈;水不在深,有靈龍則

應」之道場理念。有覺悟的菩薩相圍繞,法音宣流,普降

甘霖,這樣的氣氛表露無遺,讓人一接觸,即能感受深

切;依眾靠眾,如一室千燈齊明,互輝互映,攝受力強

大。孤燈微弱的我,期盼能步入他們的腳印,融入其輝映

中,常跟隨老師的教導。

 

有緣千里來參學,老師的指導,善巧施設,起死回生了

我的法身慧命。起初,不敢奢求指導,更何況心開見佛!

因與老師素昧平生,而我庸庸碌碌的,那敢妄想從繫縛凡

夫,脫胎換骨為具解脫正受之菩薩,如此大福慧呢?但隨

老師參學的因緣,卻是我此生頭一遭遇到最細心的指導,

把我的堅固執著化開,甚至我的依止師父也說:「你這樣

受指導是很少的。」

 

回想出家後,承蒙廣老師父的開示指導,一面做常住

事、修福報、消業障,一面念佛,準備西方資糧。有一

次,他告訴我們(幾位弟子)說:「你們這樣修了二十至

三十年,就可以自在了。」;還有,在我離開承天寺告假

時,特別囑咐:「要用功,以後會有成就。」可能我的因

緣成熟了,遇上宗教通達之善知識出現,其指導眾生如何

常憶念佛,心開見佛(明心見性)。

 

何其有幸!遇上善知識;因我的般若知見缺乏。之前,

也未曾受過宗教通達之善知識指導;唯此次在體究念佛的

修學過程,我僅能以「跌跌撞撞、鍥而不捨,老師的不惜

辛勞,佛菩薩的慈悲加持力等」眾緣和合而成來形容。

 

四、返美後之體究過程

 

回本地後,我的參究情況只能靠電話,請老師在空中教

學,有如老太婆穿針引線,老眼昏花,不知盲點在那兒?

就差在「無心猶隔一重山」,未明真心、未見本性,未一

念相應無漏慧;所以蒙騙自己、他人容易,但是所謂「差

之毫釐,失之千里」,如果不是明眼善知識堅持把關,此

生「明心見性」恐絕緣了!

 

我的堅固執著,起源於二十多年前,約出家二至三年

後,做早課時,持楞嚴咒,達能所不分,曾與「空、無

相」相應,那時茫茫然,於是請教師父,他只說:「這方

法可以,不要講。」當時並不知是何以?甚至後來我去參

加長期佛七時,將此法說與一位師姐參考,她即喝斥我:

「念佛就要想佛號或觀佛像,你這樣是執空。」但是,久

已成習慣自然了。

 

在三年長期念佛中,每天大聲的輕鬆念佛;學常憶念佛

時,將有聲持名轉成憶念。久之,常住於空、無念中,故

不能長時間憶念,反而憶念心謝之空、無相時常在,一觀

即是空、無相。我隱約中漸漸誤以為無相即是實相之悟

境。

 

慢跑是每天早上的定課。二年多前,有一天,慢跑一段

時間後,覺得腳跟慢慢輕起來,跑著不用力,身體輕鬆,

以後每天保持著,所以更認為空、無相即是真心所顯,而

執著於空境,以為是已開悟之悟境,卻不懂「有佛處不得

住,無佛處急走過」之道理。老師的耐心善巧,要我再深

入體驗真心之體性、相用,切莫執著定境法塵為悟境,一

天二十四小時中,從全身上下、內外去體驗無心之心,無

心相心,諸入不會,卻了眾生心行;最後終將我拽出來,

攝末(但空)歸本(實相),這是有、無明眼善知識指引

的最大差別處。

 

老師說:「為了體驗真實義,沒甚麼好怕的!」也常回

想廣老師父說:「過念頭,好像過劫。」善知識在目前,

因緣成熟,只需把握機會,朝向目標,一鼓作氣,即可剋

期取證。彌陀經云:「若一日至若七日,一心不亂,即得

往生極樂國。」否則,因緣一閃即逝,來生不知是那道群

靈了。

 

體究過程中,老師告訴我:「你的明心要悟得深入貼

切,以後見性,也要好好地把關。」帶著「日高花影重,

風暖鳥聲脆」的公案回美國,一頭栽在裡面體究佛性,連

在飛機上也參,時間反而過了更快,不覺疲勞,一下子就

要下飛機。平時,也就儘量減少日常的雜務。我的依止師

父說:「怎麼交待的事都忘記,連後院也不去,花草也不

管了。」每天早上及黃昏去公園,融入「日高花影重,風

暖鳥聲脆」的境界中體究。

 

有一天下午去經行,走著走著,只覺得二腳丫在走。過

後,打電話向老師報告,老師問我數句後說:「此是覺

觀,體究重點在定力上,不要落入定境。」我想老師要我

捨末歸本。又覺得身體與外境合一,老師說:「此是勝境

而已,再進一步體究。」

 

有逼攢和教導,每次給一個般若知見去體驗,如「百花

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」、「一花一菩提,一葉一淨土」、

「實相是染淨不二,無相無不相」、「見無所見,空有不

二」等。過了約二十天,在農曆四月十五日做早課時,就

入無我狀態,離能緣心、所緣境,似有契入不二之境。之

後報告老師,他說:「這方向對!」問我:「甚麼是佛

性?六根門頭祖師意?」我終於可回答出來,但未完整、

確定。老師怕我體會不夠深入,於是交待說:「朝這方向

去對緣歷境,再進一步體驗。下週來電,若是體驗分明,

才能過關。」故不像以前,被問總是結舌。

 

 

五、業障現前 



可惜,考驗時候到了,禍不單行,無端會肇事;因對老

師所說的一段有關消災拔薦的話,起了質疑而生遮障。過

後趕快向他懺悔。但接著身體虛弱、不適達半個多月之

久,我不敢吭聲,未和別人討論請教,也未看醫生,怕因

緣會被轉掉。此期間每天生活幾乎一樣,但是向老師報告

時,似乎忘了原有的正確體驗。老師說:「你講的與上回

不同,變來變去,似是而非,好像散弓打鳥,空殼彈內沒

彈藥,你知道嗎?」我也六神無主,原來這是闇鈍障。

 

老師逐漸開始以禪師之方式逼喝,但又像嚴父慈母,軟

硬兼施,內心有些恐懼再與老師打電話。但是,想到老師

為了讓我除障,才作如此教導,又想到當年廣老師父的交

待,還有背負眾生未來的因緣,怎可因我的不能,而喪失

有緣眾生學法的因緣?於是又鼓起勇氣再提報告。

 

此時意志薄弱,當被逼喝,偶爾想放棄參究;但有時,

又覺得此時善知識逼攢也是最得力時,如父母適時扶助小

孩一般。後來,老師建議我求觀世音菩薩,助成開悟因

緣。我不知如何求?故每天早晚迴向:「願消三障諸煩

惱,願得智慧真明了。」過幾天,當老師第二次建議我求

觀世音菩薩時,我以擲銅板方式,請求菩薩指示,今後當

(一)繼續用自以為是之方式參-不同意;(二)放棄體

究,改為憶念佛至心開見佛-不同意;(三)悉聽老師指

導-同意。至此又回到死心踏地的心境,一心體究。

 

 

 

六、死心踏地,整裝待發,全心投入參究,終於相應
 

再次與老師連絡後,老師說:「再從日高花影重,風暖

鳥聲脆;百花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去體會。」果如其然,

菩薩加持、消業障。隔天,農曆五月十五日,離上回老師

差點應許的報告,正好一個月,當天做早課、唸咒、讚

佛、拜願、全堂不再是空、無相而已,分明相應○○之○

即是佛性,了知實相與無相的差異,終於相應清淨無漏

慧,契入○○○,真心本性,覺明在前,不即不離,無住

生心,靈光獨耀,迥脫根塵,不取不捨,離於一切的分

別,於心無境,於境無心,百花叢裡過,片葉不沾身,住

於清泰故鄉-日高花影重,風暖鳥聲脆。妙矣哉!就這相

應,有如天壤之別,豁然開朗,向老師報告。老師一聽即

知,很快即通過佛性、六根門頭及公案等問答之檢驗。老

師說:「以後不會再迷糊了吧!就是現前這一關把得緊,

你往後多體驗也更多保任。」不經這一遮障,那能刻骨銘

心的體會心性。原來 佛菩薩、老師、眾生同是一家人。

承蒙老師題四句偈:「動舌揚古路,不墮悄然機,那知楞

嚴咒,竟然持無持。」

 

前時,老師讓我看懿蓮的網站,在電腦上銀幕分明顯現:

「如今一二三佛子上生淨土,他日千萬億菩薩下化閻

浮。」即希望自己是一二三佛子之一;如今已是一二三佛

子之一,法名-直西。

 
 

 

七、悟後感想
 

一念相應無漏慧後,了知西方不出一念心性,是唯心淨

土,諸佛就在眾生心想中,心佛眾生三無差別,自他不

二,為自性彌陀,所以一念相應一念佛,念念相應念念

佛,當下即在淨土,解脫正受現前,此即實相念佛三昧。

廣老師父弘傳之法,終於有緣契入。到臨終時,仗彌陀慈

悲願力故,必感佛聖眾現前接引,穩當往生極樂國。

 

確認「憶佛念佛、心開見佛」之念佛三昧,即實相念

佛,內見自性而不動,外於是非因緣不起,禪淨不二,是

生即無生、楞嚴定、自性清淨定念,淨念相繼,一生行持

穩當,必然往生極樂國,並發願:稟著我能受益,他人亦

必受益,希望將此實相念佛三昧、理事不二之圓頓教法,

著實落根,廣大於本地等地區,更希望有緣在本地結蓮

社,使有緣者皆能棲心淨土,往生極樂之邦。

 

這也正是道場主人大師兄、師姐的願望,他們幾年前已

發願護持弘揚第一義法義於洛杉磯,且完全支持一切經

費,已實踐有三年多,將賡續走下去。佛菩薩絕不負眾生

所望,更何況這願望是擔起本地等地區之如來家業,延續

有緣者之法身慧命。

 

這趟台灣桃園懿蓮念佛會參學之旅,又讓我們碰上了老

師弘揚的圓頓教法,實是 佛菩薩護念眾生所致。拙劣之

筆,表達心意,於此頂禮感謝 佛菩薩恩、師長恩、施主

恩、暨一切眾生恩。

 

 

南無阿彌陀佛



佛子 釋直西 敬述

 

民國九十五年七月一日